安化| 鄂托克前旗| 天山天池| 宁乡| 贡山| 邕宁| 府谷| 锦州| 岱山| 铁岭市| 天峻| 昂仁| 凤凰| 晋中| 虎林| 巢湖| 台中县| 乌马河| 鄢陵| 即墨| 乌恰| 玉山| 察哈尔右翼后旗| 惠州| 东安| 崇仁| 富县| 鄂温克族自治旗| 从化| 三门峡| 太和| 东丽| 南宁| 无棣| 炎陵| 新泰| 宜兴| 阳西| 龙口| 定西| 天等| 茄子河| 灵寿| 无为| 雅江| 辰溪| 坊子| 城步| 博白| 名山| 鲅鱼圈| 灌南| 通江| 南陵| 福山| 临城| 思南| 大方| 白沙| 福贡| 扎鲁特旗| 尖扎| 班戈| 荥阳| 勐海| 抚顺县| 保德| 溧水| 台前| 青县| 西华| 渭源| 西盟| 宁夏| 宝兴| 顺平| 华容| 余庆| 大荔| 涞源| 乾安| 饶阳| 开鲁| 莲花| 峨边| 乌拉特中旗| 丰润| 清水|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 闽清| 苏州| 阳原| 友谊| 张家口| 林芝镇| 永清| 姚安| 宜良| 陇西| 东营| 咸宁| 恭城| 唐山| 凤山| 江源| 皮山| 平陆| 聊城| 合浦| 正安| 泰宁| 白云| 贵定| 三河| 湟源| 麦盖提| 浏阳| 南涧| 阆中| 繁峙| 榆中| 绥化| 银川| 菏泽| 西昌| 蓝山| 平阳| 泉州| 于都| 宜宾县| 鸡泽| 北辰| 武宁| 鹤山| 渭南| 罗平| 头屯河| 柳州| 南雄| 番禺| 湘潭县| 皋兰| 大姚| 布拖| 忠县| 平山| 泽普| 天峻| 扬中| 运城| 谷城| 三门| 武汉| 曲水| 潢川| 永清| 宁陕| 大田| 天峨| 阿瓦提| 泊头| 韩城| 天水| 沙湾| 洮南| 惠山| 澳门| 商丘| 绩溪| 乌兰浩特| 古田| 邵武| 乌兰浩特| 稷山| 大新| 昌黎| 富裕| 南部| 茂县| 户县| 嵩县| 确山| 台中市| 隆回| 泰宁| 安新| 楚雄| 大悟| 应城| 星子| 宿豫| 集贤| 武定| 额敏| 汤旺河| 开鲁| 马边| 杂多| 苍南| 长武| 枞阳| 祁连| 融水| 临夏县| 宽甸| 长武| 开阳| 修文| 化隆| 连城| 辛集| 闻喜| 新荣| 聂荣| 临汾| 曹县| 上杭| 大田| 嘉兴| 铁山| 樟树| 德江| 福鼎| 湟中| 和顺| 称多| 依兰| 揭东| 云南| 沁水| 贵溪| 涟水| 安泽| 南澳| 桑植| 射阳| 平舆| 屏南| 金秀| 额敏| 石林| 广汉| 若尔盖| 广安| 犍为| 宜丰| 献县| 广州| 贺兰| 云安| 泰安| 萍乡| 固始| 桃江| 贾汪| 新源| 固阳| 遂溪| 桃源| 西安| 巫溪| 陕县| 阜阳| 江油|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独家专访“中国债券市场之父”高坚:债市最重要的不是规模 改革需要政府中的“企业家”

2018-12-17 04:08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标签:群众组织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西垠镇

  “目前债券资本市场就像贷款市场,需要有抵押、有担保;而一个真正的债市是靠信用。同时,国内也没有高收益债或者说垃圾债市场,无法让不同信用的主体都进入市场发债。”

  改革开放40年之际,中国债券市场也来到关键路口。

  一方面,据央行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18年10月末,债市余额已达83.8万亿元,位居全球第三、亚洲第二,公司信用类债券余额位居全球第二、亚洲第一;另一方面,债市有规模、缺深度,但大量有需求的民企、中小企业无法进入债市融资。在金融加速开放的背景下,债市作为“金融市场稳定器”的改革质效,无疑对中国金融系统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

  为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独家专访了原国开行副行长高坚。从1990年开始,高坚先后任中国财政部条法司长、国家债务管理司长、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等职务,他在任期间推行国债招标、无纸化发行等一系列市场化改革措施,奠定了中国债市的基础,因此被广泛誉为“中国债券市场之父”。高坚毕业于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曾在哈佛大学访学,2012年退休后,笔耕不辍,2017年开通了一个名为“经济学的元理论”公众号,目前已累计发表60多篇学术性文章。

  “债市的规模是扩大到第二位了,但最重要的不是债券的规模。”高坚说,中国需要进一步深化金融改革,提高金融系统的效率,而监管部门则应该多为市场和投资者服务。

  债市有多方面问题

  《21世纪》:中国债市余额已超80万亿元,总规模全球第三,信用债规模全球第二。但目前债市问题依旧很多,比如分层不足,遇到些风吹草动民企债券可能就发不出来;包括评级业,现在基本只剩AAA、AA+、AA等级的公司可发债。你对中国债市最担忧的问题有哪些?

  高坚:债市规模是扩大到第二位了,但最重要的不是规模。

  债市还存在多个问题:首先是刚兑问题,要发展市场,刚兑必须打破,但目前还有很多障碍;第二,两个市场分割,没打通就有套利空间,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不足,交易所市场流动性相对好,但量小资金少;第三,多头监管,缺乏统一规划,竞争主要就是放低门槛,结果增加了风险。

  公司类信用债市场涉及不同领域,受到不同部门监管,监管不统一,就不能做出可行的长远规划。债市发展得不好,过去有监管竞争,降低门槛、部门利益、套利甚至寻租等问题,时间一长,就构成对投资人和市场的巨大伤害。

  经过很长时间,我们才认识到,监管要保护投资者的利益、保证市场的公平竞争、提供对市场参与人的有效服务。

  但目前,金融监管体制我们就没有太理顺,缺少统一规则、市场分割;债市应依据证券法,通过证监会规范、统筹管理起来。

  《21世纪》:新一任证监会之前“重股轻债”的思维已经转变了,从2015年新公司债改革以来,公司债迅速扩容。目前证监会、交易商协会、发改委几个主管单位也在加强监管协调。你认为接下来加强统一监管下,应该特别注意什么?

  高坚:我们能做和要做的是在改革中提高金融市场的透明度、效率及监管能力,来解决风险问题,而不是通过行政办法替代市场。

  很多时候,系统性风险是由于监管不当导致的。英国和美国历史上都有这样的实例,他们也是通过不断学习才建立起现代金融监管体系。

  《21世纪》:你提到“用行政办法替代市场”,很容易让人想起“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目前是否还没走出这个历史循环?

  高坚:没走出来。从这轮严监管,打击影子银行、表外业务来看,金融的问题还是很多。

  大家说金融要服务实体是对的,但不全对,因为金融自身也需要发展。我们金融市场深化不够,所以一监管,影子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资金来源就全断了。

  金融体系效率最重要

  《21世纪》:如果规模不是最重要的,那最重要的是什么?

  高坚:最重要的是金融系统的效率。

  中美竞争本质上是知识和制度的竞争,制度其实就包括金融体系,竞争的是金融市场的效率。美国金融危机以后,市场自动就实现了去杠杆。去杠杆效率高,经济恢复得就快,更快进入增长期,然后就提高利率;新兴市场国家去杠杆慢,行政化,因为金融市场、资本市场效率不高,不发达,经济去杠杆就慢,经济恢复得也慢,就形成利差,导致汇率贬值。

  从本质上说,中美竞争的不是GDP,甚至也不是技术,而是市场的效率,是制度效率,包括金融市场的效率。

  《21世纪》:金融效率在债市上主要有哪些表现?

  高坚:首先是产品创新。美国的资本市场是以公司债市场为主,经过长期发展和深化,信用和期限品种多样化,衍生产品市场发达,为服务实体经济奠定了基础。

  另外,流动性也是一个市场发达程度的标尺。美国经济出现了危机,为什么大家去抢美元资产,那是因为美元资产流动性最好,在危机的时候想卖就能卖出去,想买资产就能买进来。

  从国际经验来看,债市的重要性大于股票市场,是金融市场的稳定器,其他发达经济体的金融市场也大致如此。未来我们的金融市场发展,首先要集中在债券资本市场上。比如人民币国际化,没有债券资本市场的国际化也不可能实现。

  《21世纪》:未来金融体系深化改革、金融效率提升,关键是什么?

  高坚:金融市场的发展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是要支持实体经济,另一方面就是金融自身的发展,也就是金融的深化。金融市场的效率体现在资本效率上。近些年来,我们的资本产出比率下降,说明资本效率下降。

  金融市场的发展,也有不同的主线。

  一条主线是专业化,这和其他产业发展相同。通过专业化,金融自身发展演变出资本市场。随着专业化的发展,就必然产生与之配套的量身定做的服务。现在贷款逐渐由公司债市场的专业化、标准化产品所取代,银行更多做量转向定做产品。

  第二主线是标准化。债券是债务的标准化;股票是股权的标准化;期货是远期合同的标准化,期权是不确定性的标准化。CDS是保险的标准化;资产证券化是各类资产的标准化。标准化就是为了方便交易,分散风险,大额度可以分解成小额度。

  第三条主线是扩大交易对象,把各种合同安排产品化,标准化,从而可以进入市场交易。衍生产品市场是沿着这条主线的深化,因此,金融市场不断开发出新的维度。

  第四条主线是风险分散和风险控制。资产负债管理和资产组合管理是通过分散风险进行风险管理,而资本充足率、准备金等是通过合理比例关系控制风险。

  民企需要高收益债市场

  《21世纪》:信用债方面,违约增多以后,大家开始意识到评级的重要性,但现在评级机构已经快没有评级符号可以用了。怎么看评级的问题?

  高坚:目前主要存在两个问题。一是监管出于风险考虑,会给金融机构设定所投资债券的门槛,比如保险公司的门槛是AA级以上。

  二是机构自己的考核。例如,机构买了100只债,其中95只还本付息,5只可能违约,但算总账回报还不错。这涉及考核时是总体考核,还是分项考核,必须明确。这对于金融机构的决策是非常重要的。

  《21世纪》:你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提到,民企融资难融资贵关键是债市不够发达,市场曾一度有过“中国债市能不能容下民企”的质问。过去半年,民企发债也是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应如何破解?

  高坚:中小企业、民企融资难原因是什么?是因为目前债券资本市场就像贷款市场,需要有抵押、有担保;而一个真正的债市是靠信用。同时,国内也没有高收益债或者说垃圾债市场,无法让不同信用的主体都进入市场发债融资。

  美国垃圾债市场很发达,很多中小企业可以很方便的融资,小公司和经营差的公司也能募资,不过募资成本高,但总能在市场上定价。反观我们,AA以下的民企和中小企业几乎不可能融到资。

  《21世纪》:金融开放是今年的热点,债市开放力度较大,从去年7月“债券通”落地以来,流入的增量资金已有数千亿,但目前境外机构主要购买的还是国债、政策性金融债。债市开放是否有助于高收益债市场的发展?

  高坚:开放肯定是必要的。国内为什么大家都不给中小企业贷款?肯定是有风险大家怕承担责任,外资行思维方式不一样,他们会看中高收益市场。

  民企的高收益债本身就有很多机会,外资评级机构的技术和经验都比我们多,进来后可以做得更好,我觉得非常有意义。

  至于“债券通”,如果出发点就是让资金进来,那就是忽略了开放更重要的目的。吸引资金进来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要把市场打通,让中国市场完全国际化。从这个角度看,“债券通”目前还处于很初级的阶段。

  “政策底”不是个好概念

  《21世纪》:对于开放中的债市,乃至整个金融系统,监管有哪些方面需要调整?

  高坚:监管是保护投资者的利益,还是保护上市公司利益?还是保护证券公司利益?这些基本问题没弄清楚,监管的理念就有问题。

  《21世纪》:健康的监管理念应该是什么样的?

  高坚:不复杂:为市场服务、为投资者服务、规范透明。为什么两年前南非的金融监管评为世界第一?南非的金融业规模跟中国比肯定小得多,但照样监管得很好,说明监管好坏是有标准的。

  监管部门应该制定规则,然后监督规则的执行,而不是盯着价格和市场点位。现在大家都在判断“政策底”,这“政策底”不是一个好概念,因为不是市场化的东西。

  《21世纪》:改革并非易事,尤其改革进入“深水区”后,你有什么想对未来的改革者说?

  高坚:首先改革要付出交易成本,因为有利益集团的反对。改革是公共产品,有外部性,改革成功了,多数人有好处,但改革的人需要付出代价。改革需要政府中的“企业家”,要有自我牺牲、勇气、执着,放弃自己的利益。

  其次,实现改革的路径要有共识,而路径中,怎样走第一步又尤其重要。第一步的选择要阻力小,又要和以后的目标相连。

  第三,在培育市场的过程中,政府的任务是建立市场规则,同时要承担起教育市场参与人的责任。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DF380)

您可能感兴趣
  • 要闻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
瑞士 黄山乡 犍为县 龙潭峪 宜昌市
杭锦淖尔乡 松河彝族乡 达累斯萨拉姆 泥沟镇 赤花屯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官网 赚钱斗地主 网上合法赌场 葡京网站
澳门大发888游戏网址 澳门葡京注册 威尼斯人游戏注册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官网网址 葡京网上赌场
宝马会官网 澳门百家乐 葡京平台 澳门百老汇博彩 百家乐游戏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百老汇官网游戏 斗牛怎么玩 澳门大富豪游戏赌场 美高梅娱乐场网址